线上购彩

                                                    来源:线上购彩
                                                    发稿时间:2020-05-29 06:58:39

                                                    1956年英国又进行了情报改革,结果之一就是赋予政治部派出专人作为情报联络官进入港府主要部门的职权,这等于合法地让政治部在各大政府部门内部进行卧底。

                                                    在2001年“9·11”事件后,美国通过了《爱国者法案》,以反恐为名授权美国国安局对美国公民和生活在美国的外国人进行窃听。该法案在2013年爱德华·斯诺登爆出“棱镜”计划之后仍继续有效,直到2015年奥巴马政府用《自由法案》将之替代。

                                                    难道美国自己没有“国安法”?还是美国的“特区”——关岛、波多黎各、美属维尔京群岛等地不受美国“国安法”的管辖?

                                                    马晓光说,民进党当局和岛内一些政客一而再、再而三歪曲事实,颠倒黑白,妄加指责涉港立法,就是因为有关涉港立法要斩断“台独”“港独”勾连乱港分裂的黑手。

                                                    要知道,美国在这些地方都建有十分重要的军事基地,在国安管理方面难道会放松?比如关岛,你能去岛上的安德森空军基地或者海军阿加尼亚航空兵基地,用无人机拍点照片吗?

                                                    前英国国会议员在“今日俄罗斯”发文截图

                                                    实际情况是,美国涉及国安的法律名目繁多,对其海外属地也管理严格。显然,蓬佩奥等西方政客又在玩双重标准和强盗逻辑的老花样。

                                                    2019年5月16日,蓬佩奥接见“港独”分子李柱铭(左二)等人(图源:港媒)

                                                    这个机构的编制不透明,人员不透明,一把手可能会同时兼任警务处副处长,他们真正做事的时候则是以香港警察的名义。

                                                    最近,一位名为乔治·加洛韦(George Galloway)的前英国国会议员在“今日俄罗斯”网站上发表了一篇文章,说得很好:英国统治香港的时候,香港人毫无民主权利,现在他们突然关心起来“香港的人权”了,这很滑稽。